房地产税有望今年12月初审 是地产发展的出路还是绊脚石

2018-08-10 17:34:23|来源:新浪房产
摘要|

  北京2016年7月1日起曾开始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房产税暂行条例》有关规定,所征收的房产税主要针对企业拥有的房屋或出租等形式的经营用途的房屋,并非针对个人住宅的房地产税。几年间,北京经济发展与房价齐躯并进,给了八百多万外来人员梦想,却难给他们一处长久的安身之所。

  推荐楼盘:

  北京,今年前七个月新房成交套数达到12937套,环跌24.26%。成交均价为44,171元/平,环跌2.28%。经过政府的强力调控楼市发展基本降温。

  “重庆版”房产税偏重对高档房、别墅的征收,对存量、增量独栋别墅均征房产税,对新购高档商品房征税,对在重庆无户籍、无工作、无投资的外地炒房客从第二套房开始征税,税率为0.5%-1.2%。重庆房产税征收范围只涉及10%的人群,主要针对高端房产业主和炒房客,不会增加普通百姓负担。

  以西安为例,号称是西部第一国际化大都市,但是房价常年都徘徊在6000元/平左右,年人均可支配收入32597元,居民月平均收入只有4000元。56.6万人的落户、高新技术产业以及今日头条、京东的入驻不免让政府对未来发展充满期待。几个月房价从平均6000元/平,涨到均价12000元/平,楼市火的翻了天。

  如果说前几年,我们的经济水平、居民收入和楼市状态还能够依靠政策来快速调控。如今,逐渐拉大的收入差距、中产的崛起、房地产行业的浮躁已经让简单调控难以奏效。专家预言,全面实行房地产税势在必行,指日可待。

  在1950年的日本,实行改革税制,之后征收1.4%的房地产税,日本的固定资产税和都市规划税也有相应的减免制度。如需对老旧房屋进行抗震翻建和改造,依据不同的条件,可获取1—3年不等的固定资产税和城市规划税的减免;如果对房屋进行节能改造,可依据条件享受1/3的固定资产税减免;不过从60年开始,日本的房价仍旧成上涨之势,丝毫没受到房地产税的影响。

  如今,北京楼市的大环境在发生变化,土地出让政策改革、共有产权房、租售同权、保障性住房建设以及鼓励租赁市场政策等调控给房地产税的出台做好前期铺垫,新的房产税征收办法将成为这套组合拳中的重要一招。

  香港也很早就开始征收房地产税。香港房地产人均免税面积为30-60平米。机构免税居住面积为零,此后或禁止机构购买住宅房产。免税面积以首套房所在地区制定的标准计算,首套房面积不足以扣除的部分,可于第二套房中扣除,依此类推。采用分段累进税率,年税率为0.8%-20%。

  房产税在中国并非是新名词。早在1986年,中国国务院就颁布了房产税暂行条例,但这个条例规定,对个人所有非营业用的房产免纳房产税。

  对于,高收入人群或者财力充裕的富人则可以考虑入手别墅,作为储备固定资产,但这种储备只能是基础资产配备而不能是撬动杠杆的投机行为。

  房地产税征收已在弦上,作为刚需者与其观望不如尽早选择适合自己房子及时入手。可多看看限竟房、共有产权房或者低总价、小面积的普通住宅。超负荷购房的普通白领、砸钱在三四线城市炒房的人都赶快收敛一下,套回资金在北京选择一套适合自己的房子,才不至于被税款拖垮。

  房产税中的房产原值均应包含地价,包括为取得土地使用权支付的价款、开发土地发生的成本费用等。土地价值也会计入房产原值计征房产税,这意味着开发商拿地的成本提高。这种情况下,北京的别墅更加成为稀缺产品,短时间内降价的可能性很小,所以建议有能力者可以入手别墅,所缴的房产税根据各国的例子,应该在能承受的范围内。

  根据以上国家的例子,可以看出房地产税征收大都是因地制宜,根据各国各地区的实际情况来征收,并且大都设有减免政策和抑制炒房政策,多数限制的是高收入人群的多套住宅,在实行时兼顾了社会公平。我们也可以借鉴,让地方政府制定适合自己的税率标准,暂不一刀切,同时加以其他调控手段做辅助,稳定各方人心。

  房产税的征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调整贫富差距,普通收入的购房者不必过于担忧,肯定会享有一定的保护措施,但是对于生活在北京这种超级大城市的中产,尤其是想要购置二套房或者学区房的中产来讲,房产税出台确实加重了他们的负担,有钱可以咬牙买个奢侈品却难再购房。如果房产税真的出台,短期内整体上还是会削弱大家的购房热情,降低房价上涨压力。

  借鉴各地经验兼顾社会公平

  专家预计房地产税法草案有望今年12月份初审,预计2021年部分城市开始征收。专家透露,根据这十几年来地方政府的准备情况,预测初期开征的城市有: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杭州、南京等。

  2017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情况表

  征收房地产税大多是给地方政府增加了新的财政收入和基建费用。如果想要利用房地产税来抑制房价上涨或许会在短时间内奏效,但控制房价还需依靠多方调控和房产行业的自我改革。

  作为政府的调控手段,房产税想要在全国全面实行并没有很好的土壤。经济的发展不平衡,让不少地方政府依靠着卖地来减轻政府债务、拉动经济增长,今年4月份以来各地的“抢人大战”也难说不是各地提高房价的借口。

  2011年上海、重庆就成为房产税征收的试点。

  在1990年代的韩国,实行物业税制,2005年实行综合房地产税,征税对象是6亿韩元以上的住房,税率是1%至3%。但由于征税的标的房价是市场价的60%至70%,实际税率要低很多。在2007年,综合不动产税实际税率达到最高峰的0.87%。可是,房价经历了短时下降之后迅速回升。

  推荐楼盘:

  但是,征收房产税的消息一出却让不少人又开始犹豫。拿着四五千的工资,望着一两万的房价、不买永远买不起、买了却养不起,不管是新落户还是老土著都只能望洋兴叹,地方政府貌似也不情愿。

  各方喜忧参半却势在必行

  在美国建国时期,就确立了房地产税制度。1980-90年间政府大力推行免税制度,房产税由各州政府征收,也由各州自行决定税率的高低。只要有房产,就必须按规定税率纳税。⼀般年税率为房产值的1.5~3%。房子越大缴纳的房产税越高。即便如此房价也并未因此受到影响。

  因地制宜因人而异选出路

  “上海版”房产税规定对本市居民第二套及以上新购住房、人均面积60平方米以上部分才进入被征范围;上海的税基是0.6%,以其交易价格70%为计算基数,且如果交易价格不及上年市场均价2倍以上,税基下降到0.4%。重庆也只有0.5%。能够进入上述征收范围的富裕家庭,征收这点房产税,对于他们来讲,堪称九牛一毛。

  房产税可以收,毕竟在其他国家早就实行了很多年。但是,如何收才不至于打击非一线城市居民和政府的信心呢?有多方经验可供参考。

热门导购

    热门评测

      参与讨论 677 我要评论

      加入城市买房砍价群,实时讨论购房热点话题!
        暂无评论, 您可以发起评论